中国教育热线  >  新闻  >  火红的年代第22-24集剧情详细介绍

火红的年代第22-24集剧情详细介绍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2018-09-11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田亮

火红的年代第22集剧情介绍

  梅果和小姨远赴美国,对徐天和费兵就如一场梦……因为梅果而别扭了多年的兄弟情谊,也终于冰释。

  费兵因为情伤,也想离开家乡去南方发展,委托唐菲帮他在南方找个工作。

  吴晴要母亲俞鹤卿陪她一起去陆秦生的家乡。俞鹤卿觉得吴晴一直瞒着徐天孩子的事情是不妥当的。

  费父和医大打了招呼,陆秦生和吴晴都被留在省城医院。

  王聪如愿得到留校的名额,看到陆秦生有点羞愧。陆秦生不再对王聪背后搞鬼一事耿耿于怀,反而感激他撮成了自己和吴晴的结合。

  费父得知儿子放弃了去省博物馆工作,大为恼火。费兵请父亲帮徐天弄到营业执照,费父觉得儿子都是跟徐天学坏了,断然拒绝了。

  徐天和何佳兄妹一起去办营业执照,文化局的人不肯给徐天办证,徐天陪着他下了半天象棋,还是没办成。何佳在文化局等待徐天,偶然救助了一位急性哮喘的老人。后来才得知老人竟是刚退下来的文化局前局长。徐天一筹莫展之际,营业执照被何佳轻松办妥。

  何佳到徐家,看见徐父不在家,帮他把家里收拾了下。徐父回来后,吴晴告诉他,她要和陆秦生结婚了,请他转交给徐天一封信。何佳在信里告诉徐天,她会好好对待和徐天共同相关的东西,并没有指出就是他们的孩子--陆晴。徐天读了吴晴的信后,惆怅满腹。

  俞鹤卿看到陆秦生父母已经知道陆晴不是陆家的骨肉,还把陆晴照顾得很好,也不再反对吴晴的婚事了。俞鹤卿主动向陆家老夫妻提出办婚事,只是要求把陆晴带回省城生活。吴晴和陆秦生终于结婚了,在家乡大摆酒席。

  吴晴无意发现陆秦生写了一些一直帮着他的医大里的张书记的坏话,准备呈交给费兵父亲,心里很是反感,觉得陆秦生做人有问题。原来陆秦生虽然留在省城,但是对分配的小医院不满意,想借机调到好的医院。吴晴劝说陆秦生不要这样做,陆秦生声称他自己知道怎么做。

  俞鹤卿到徐父家,得知徐天正忙着开音像社的事,就找过去。俞鹤卿告诉徐天,他上次给她的那几块瓷片,确实是明代的,但是要挖掘小院所处的那块地,还是有着诸多麻烦。俞鹤卿让徐天赶紧找个对象结婚。

火红的年代第23集剧情介绍

  陆秦生带着陆晴去找费父,在费家门口,碰到费兵。费兵以为陆晴是陆秦生和吴晴的孩子,看到陆晴都这么大了,费兵心里有点瞧不起陆秦生,觉得他不像表面那么老实厚道。

  费兵瞒着父亲请唐菲帮忙把他弄到海南,却从唐菲的电话里得知费父已经知道此事了,心里有点惶惶然。

  陆秦生借送喜糖的借口,递交了报告,请求重新分配。费父声称他并没有帮陆秦生什么帮,都是张书记力挺,才使陆秦生得以留在省城。陆秦生听了心里有点惭愧,找借口又要回了报告。

  陆秦生和费父交谈,没看好陆晴。陆秦生发现孩子不见了,赶忙四处寻找,终于找到陆晴。陆秦生叮嘱陆晴不要告诉妈妈她跑丢的事情。

  费父责怪儿子好好的省博物馆不去,非要去南边发展,很是生气。费父知道阻拦不了儿子,也就不再反对。费父要退居二线了,决定帮陆秦生重新分配一事。

  吴晴在省人民医院实习,专业得到科室主任的认同。

  陆秦生讨好地告诉吴晴,他去找费兵的父亲了,觉得吴晴说的对,所以没有把报告给费父看。

  陆秦生提议和徐天、费兵聚聚,要和他们三结义。陆秦生说徐天根本不知道怎么得到吴晴的心,只会伤害他,要徐天感谢他,并说徐天做事一向随心所欲,什么都不在乎,吴晴不是那种妥协的人,而自己可以为了吴晴妥协,所以才得以和吴晴结婚。陆秦生强势地让徐天忘了吴晴,自认为自己比徐天更适合吴晴。

  陆秦生和吴晴去买菜,告诉吴晴他和徐天、费兵和好了。正巧在菜场碰到徐天和费兵。吴晴主动和徐天打招呼,徐天不自在地邀他们去参加他的音像社的开张。

  吴晴回家后,责怪陆秦生和徐天他们前嫌尽释,有没有想到她的感受。陆秦生觉得陆晴毕竟是徐天的孩子,不可能不来往的,以后找机会让徐天知道陆晴的存在。吴晴不肯。

  梅果临去美国前想再到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重新走一遍。费兵听说梅果要走了,心里很感伤,告诉徐天,他要去南方发展了。

  梅果在费兵家楼下的小花园等费兵,费兵把那天梅果就在这里拒绝他的情形又重新演绎了一次。梅果看到费兵记得和她相处的点点滴滴,心里有些感动。

火红的年代第24集剧情介绍

  梅果回到疗养院,想起在这里和徐天的一些往事。费兵告诉梅果,因为她走了,他对这个城市也了无牵挂,准备去南方发展。梅果站在曾经丢失准考证的山坡边,想起她要跳崖时,是徐天一把拽住了她。费兵紧张地拉住梅果。梅果才醒悟,费兵才是一直深爱自己的人。

  梅果临走时,没有和费兵他们打招呼,只留下那条吴晴的红纱巾,和写给费兵和徐天的一封信,信里告诉费兵,她知道费兵很爱她,但是她觉得和他没那个缘分。对于徐天,她一直很迷恋他,但不想一直纠缠他,想自己换个活法。

  何佳徐天为创办音像社忙碌。何佳得知请人带的录像机被海关没收了,知道是那人要讹录像机,一人用计要回了录像机。

  徐天他们的音像社终于开张了,看到音响设备不完善,准备去广州购买设备。何佳非要跟徐天去广州,何东觉得来回路费高,不同意妹妹去。费兵向徐天点出,何佳能一直这样不求回报地爱着徐天,挺不容易的。

  何佳看到徐天把她一直保存的有徐天录音的磁带消掉了,生气了。徐天为了哄何佳高兴,答应带她去广州。何佳破涕为笑。

  两人来到广州购买设备,徐天把钱交给何佳保管,何佳把钱放在内衣里。在徐天等货时,何佳一人闲逛,买了件内衣,买设备的两千多元却被不慎丢失。两人身上只有七块多钱了。徐天想起张忆也在广州。

  二人历经坎坷,在小院主人张忆的帮助下,终于坐上回程列车。何佳问徐天为什么不跟梅果好。徐天把和梅果之间的感情纠葛都说了出来,说梅果像仙女一样,他配不上她。徐天把自己舍不得吃的烧鹅给何佳吃,二人感情又进一步,何佳感觉到徐天目光中已有深情。

  徐父在家择菜,准备为儿子开张音像社庆贺一下,突然晕倒了,幸亏邻居看见,叫回来徐天。

  陆秦生抱着陆晴出来接电话,得知他的工作被重新分配了,很高兴,但不小心把门关上,没有钥匙回家,就到吴晴所实习的人民医院找吴晴拿钥匙,顺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吴晴。吴晴正在会诊,被陆秦生叫出来,有点不高兴。

  何佳和徐天把徐父送进医院,住院时候没有床铺,何佳去找实习医生吴晴,却在吴晴和陆秦生的争吵中偶然得知小陆晴原是吴晴和徐天的女儿。(本站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